看裤网 > > 我的超凡商铺 > 第四百二十一章、人心难测事难猜

第四百二十一章、人心难测事难猜

    “要是那样的话,这事可就大条了!真庆幸咱们没掺合进去,要不然现在,可就喝不上这小酒了。”

    说完他端起酒杯,把杯中剩余的酒水,一口闷了下去。

    然而,虽然他行为举止上,并没有什么异样。

    脸上的表情也还算自然。

    但他非常熟悉他的大哥,还是从他的眼中,察觉到了点什么。

    不过他也能理解,自家弟弟此时的心态。

    要是没有他的先见之明,可能他们两兄弟,指不定就得被那人给害了。

    现在会出现这别样的感想,却也是很正常的事。

    放下手中的酒杯,小弟一边重新往杯里斟酒,一边向他大哥问道:“大哥,我到现在还没想通,为什么那时候你会选择离开?大哥能给我说说不?小弟脑子笨你知道的。”

    他大哥笑着指了指他道:“你呀~要是脑子能好用点,我也就不用担心你,被那些家伙给坑了!”

    说到这,他话头一转道:“其实在他没说那些话之前,我就有了离开的念头,而让我确定这念头的玄机,正是因为我问他的那几句话。”

    “那几句话?”

    “对!他说确定那辰月兰,修为大跌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事有些不同寻常,之后他又说老爷子对她大发雷霆怎么怎么的,再结合她回来后足不出户,你有什么联想没有?”

    小弟听到他大哥的话后,想了想回答道:“没有~这不是很正常吗?她既然修为受损了,那肯定是在想办法,为自己恢复修为啊!至于她为何会足不出户……大哥你也知道,咱那几个叔伯的儿子里,惦记她身子的可不少,她现在既然修为大跌了,那肯定是不想在外面晃悠咯,要是遇到咱们这些人,虽然不会当场对她做什么,但是调戏揩揩油什么的~肯定是会的吧。”

    然而,在他说完这些话后。

    他大哥当即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扇在了他的头上。

    而且他大哥使的劲还不小,再加上还附上了一层薄薄的炁力,顿时把他打的呲牙咧嘴的。

    当猴子挠头般的揉了一阵头后,小弟哭丧着脸捂着被扇的地方。

    不满的对小口抿着酒的大哥,抗议道:“大哥你没事扇我干嘛?有话不能好好说吗!好家伙,还带着炁力扇,是怕扇不死我是吧。”

    而他大哥浑不在意的轻笑道:“疼了?”

    闻言,他白了他大哥一眼道:“要不大哥你也试试?看看疼不疼。”

    “呵~脾气还上来了?就你这性子,要不是有我护着你,你早就被那群混蛋给坑死了!”

    然而,小弟却没意识到,他大哥话里有话。

    反而跟他犯犟道:“那你说不就好了,干嘛要动手打我?”

    见他没听出自己话里的意思,他大哥叹息了声道:“罢了罢了,还是和你明说吧,以你的脑子,要是不点明的话,啥也听不出来!”

    缓了口气,他接着道:“好色我不反对,相反我也好色,所以这方面我没资格说你什么,但是~好色是有限度的,人~不能被迷昏了头,眼里除了那二两肉就没其他了!辰月兰修为大跌一事,本身就充满了问题,其后老爷子对她大发雷霆,然后她闭门不出,那这样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是在被老爷子关禁闭呢?如果按照往常,老爷子对她的喜爱来分析,这是极有可能出现的事情,毕竟她修为大跌,肯定是因为其他事所导致的,那么是不是因为这其中一些事,引得老爷子不快才如此呢?”

    听到这,小弟摸着下巴接茬道:“也就是说,老爷子其实只是一时气愤而已,并非是从此后不再待见辰月兰?”

    “嗯~你也可以这么理解。毕竟一个人要讨厌另一个人,除非这人是做了什么,非常让对方反感或者讨厌的事,但到了老爷子这年岁,还有什么事,能让他感到反感和讨厌的呢?我想除了关系到辰家的大事,其他的原因都不够格吧?而如果是牵扯到了辰家的事,那她辰月兰还能安然无恙的呆在房中吗?不可能!所以答案很明显了,老爷子生气的源头,只是针对辰月兰其本身,而非是因为其他!也正是因为如此,我觉得辰月兰足不出户,并非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而是单纯的被罚禁足!”

    “这么说的话,其实辰月兰,还是受老爷子喜爱的,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只是对她禁足惩罚?”

    “没错,这个是目前唯一,最有可能的解释,要不然说不通,辰月兰为什么要窝在房里不出来,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离开了吧?”

    小弟嘿嘿傻笑道:“知道了大哥。”

    他大哥笑着摇了摇头,提杯饮了一口酒,解解口渴后又道:“其实抛开这些不谈,就算是一切如我们,最想看到的结果进行,咱们能得手的可能,也是极低的。”

    说到这,他遥指了刚才爆炸的地方,平缓道:“看到了吗?就算一切条件都是对我们有利,但是辰月兰自身的变数,却是我们无法去干预的,虽然我们经常看到,辰月兰打扮得妩媚动人,且她自身也有一些,不好的过往经历在流传,但是人们不注意到的是,她的目光中是带刺的!”

    “嗯?我怎么感觉大哥你,很辰月兰啊!连眼神都注意到了。”

    小弟有些揶揄的对他大哥道。

    他大哥轻哼一声道:“你以为我像你们啊?喜欢用强硬的方式去对女人,那种感觉太低级了,太没有技术含量了,攻心才是致命,最让人着迷的你知道吧?切~一看你就理解不了这种感觉。”

    随后,两兄弟的话题,再度转到了女人身上。

    其后的谈话在这就告一段落了。

    后面要是写出来的话,就要被河蟹大神制裁了。

    ……………………

    与此同时。

    重新回到现场的辰溪山,站在现场外看着,正在清理房屋残垣断壁的下人们,便向一旁指挥的管家问道:“怎么样,月兰小姐找到了吗?”

    听到熟悉声音的管家,在听到辰溪山的声音后,顿时身体猛然一震。

    随后立马转过身,快步小跑到他面前,躬身道:“启禀家主,月兰小姐还并没有找到,但是有人发现了一些碎肉,这肉~疑似……疑似身体上的。”

    “嗯?既然有这么重大的发现,为什么不及时上报!”

    听完管家的话,辰溪山目光瞬间一凛。

    随后满是威严的对他沉声呵斥到。

    深知自家家主性格的管家,立马惶恐不安的解释道:“还请家主恕罪!老仆也是因为拿不定,这碎肉是否是人身上的,要是这肉出自爆炸而被炸死的其他动物,那不就闹了笑话,所以老仆思考了一番后,这才会没有立即上报,心里想着等再有所发现时,再一起上报的,哪想家主您到这来了。”

    “哼~你在辰府当差也有好些年头了吧?有情况就要上报,这还用我提醒你吗?要是老了力不从心,那就告老还乡,别让自己晚年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