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裤网 > > 医武狂婿陈铁林清音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为什么对孤儿院动手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为什么对孤儿院动手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为什么对孤儿院动手

    对于龙京的事情,史晨不知道,但有一人,一定知道。

    “喂,福清叔,你知不知道龙京有一个叫高权的人,他可能是高家的,也可能不是。”史晨给李福清打去电话,作为自己父亲的秘书,李福清对龙京的情况,可以说比任何一个人都要了解。

    “高权?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不过少爷,你说他可能是高家的,难道高家又找你的麻烦了?”李福清想了一会,他知道那天婚礼发生的事情,也知道史晨和龙京高家,可能存在着一些矛盾。

    “没有,我就是问一下。”史晨没告诉李福清,“福清叔,你调查一下这个高权的身份,再调查一下高家有没有一个叫高权的,要是有消息,就告诉我。”

    “没问题,我这就去调查。”李福清一口气答应下来。

    放下手机,史晨转头看向赵石,继续问道,“除了这些你还知道什么,高权有没有说,为什么让你们对禹市的孤儿院动手?”

    “没有,兄弟你知道,我们只是江淮市普通的小混混,他们是龙京顶尖的家族,只是告诉我们按照他们的话行动,根本没说原因啊。”

    “五分钟之前那人刚走,我还问过他们对孤儿院动手的原因,高权没告诉我,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把监控调出来让你看看。”

    赵石依旧捂着鼻子,鼻骨断裂的疼痛,仍然不时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不用了,既然你们也是奉命行事,我不难为你们,这件事到此为止,和你们再也没有关系,但如果以后还被我知道你们听命于高权对孤儿院或者对任何地方动手,那就不是今天这么容易就能解决的了。”

    史晨摆摆手,没兴趣去干监控。

    “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再和高权有任何的联系,不过兄弟,他说过三天之内让我们必须将孤儿院铲除掉,你快想办法解决,要不我们一定会受到处罚的。”赵石点头如捣蒜。

    他现在想的就是赶紧送史晨离开,然后去医院把鼻子治好。

    “三天?”史晨淡笑道,“今天晚上把他叫到禹市的帝豪酒店,我会在那里等着你们,这件事,我也会顺手给你们解决了。”

    “没问题,没问题!”一听史晨帮忙,赵石就连忙答应了下来。

    “晚上见吧。”看着被自己瞬间毁掉的酒馆,史晨抬脚走出去,现在是下午四点,到晚上还有三四个小时,在这之前,史晨要准备一下,给高权准备一份大礼。

    ——

    回到孤儿院,门口的推土机还停在那里,保安仍然站在门口。

    史晨联系到秦烟茗,让他从集团的保安部抽出五人到孤儿院上班,这样的话,能在最大的程度上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即使自己不在,保安也能撑到警察赶过来解决。

    对于史晨的命令,秦烟茗自然迅速办理。

    和保安聊了几天,正准备进去跟钱宝宝说一下这件事的时候,电话突然想起来,号码显示,是林奎的。

    “林老爷子,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史晨走到墙边接通,笑着问道。

    “你小子先别嬉皮笑脸的,我问问你,禹市孤儿院什么情况,怎么会有小混混突然过去找麻烦,你小子没有伤到他们吧,我可告诉你,这种事我一句话就能给你摆平,但你要是冲动杀了人,那就难解决了!”

    林奎洪亮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震得史晨耳膜都有一些疼。

    “老爷子,您怎么知道这件事?”史晨苦笑两声,将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些。

    “当然是钱姑娘告诉我的,她怕你一时冲动做出什么错事,所以告诉我,让我给你都兜个底,你先回答我的话,你在哪,有没有对对方做些什么?”林奎有些着急,别看史晨的身份特殊,但杀人,自古以来就是华夏最恶劣的事情。

    假如对方要抓着此事为难史晨,连他都没有太好的办法。

    “我刚回到孤儿院,只是把对方的酒吧砸了,还打断了一个人的鼻梁骨,林老爷子,我这总不至于招惹麻烦吧?”史晨笑了笑,对林奎说道。

    “还算可以,你告诉我是谁找你的麻烦,我现在就派人给你处理,在中海市,老头子我说话还是有一些份量的。”听到史晨的话,林奎这才松了口气。

    “是龙京的高家。”对于林奎,这些话没什么不能说的,当初压下杀掉高玉林的事,就是林奎从中运作。

    “高家?他们不是被安全保卫局的人警告了吗,怎么还敢对你动手?”一听这话,林奎顿时警惕起来。

    “暂时还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高家的人,但我感觉应该像是,所以今天晚上准备跟对方接触一下,如果真是高家的人,那再想办法解决也不迟。”

    史晨淡淡点头,道,“跟我有恩怨,又是龙京数一数二的家族,林老爷子您想一想,会是谁?”

    “这还用想,老子用屁股想都知道是高家的人,这样小子,我现在就去龙京找高家谈谈,不出一天,绝对把这件事给你解决了!”以林奎的火爆脾气,恨不得现在就冲到龙京。

    “等等林老爷子,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吧。”史晨连忙拉住,生怕说的太慢,一向雷厉风行的林奎就已经坐在去龙京的车上了。

    “小子你可要知道一点啊,虽说你杀掉高玉林的事已经压了下去,但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被他们知道,恐怕还是会对你动手。”

    “而且华夏可不比外面,在外面你是华夏的特种队长,不论做什么都不需要承担后果,但在华夏之中,你杀掉任何一个高家的人,都会留下证据,到那时候,你的处境就麻烦了。”

    林奎并不想让史晨被这些困住,所以在他看来,这件事情由他出手最为合适,只需要进入高家,三两句话,凭借他的影响力,定然能将这件事压下来。

    “还是我自己处理吧。”史晨继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