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裤网 > > 江辰江晴晴 > 第424章 战斗
    “好痛……”

    房子里。

    常胜天等四个人此刻痛苦不堪。

    因为,有一个画面一直冲击着他们的大脑。

    “忍住,这对你们有好处!”

    这时候刘大根站了起来,带着点轻蔑的味道对他们说道:“这点东西都承受不住,还想变强?”

    常胜天四人闻言抬头看着刘大根,纷纷双眼遍布血丝。

    脑海里撞击进来的画面非常真实,他们想记住,但疼痛感却让他们难以去好好的理解那画面里的东西。

    刘大根看向江辰跟杨鼎天。

    两人依旧是坐在那里,他们的灵魂却进入另一个意境中。

    那是领域宗师强者特有的意念锁定。

    没想到,杨鼎天年纪轻轻,就领悟到了领域。

    被意念锁定的人,一旦被拉进去,将会在虚构的世界进行战斗。

    被锁定的人在里面,把对方视为神的感觉会更加强烈。

    并非不可战胜,可精神韧性要极度坚定才行,要打的过领域的主人,也要集中心智不被入侵,受到领域的侵蚀心智。

    在领域中的战斗,也是会出人命的,要是被杀,最轻都成白痴,所以,领域的主人,从先天上就站住了绝对优势,必须步步为营。

    “这……被摆了一道”

    刘大根心里温怒,领域意味着极度危险,这杨鼎天是想把江辰置之死地?

    如果只是单纯的切磋,没必要放出领域。

    因为领域里面,很不公平。

    江辰在这个年龄就成就宗师境界,惊为天人,可是,他不可能在这个年纪还能领悟领域的门槛吧?

    杨鼎天的心思纵使他不能猜个百分百,八十还是有的,对江辰的态度其中肯定蕴含了危险物质。

    按照他对杨鼎天的了解,杨鼎天应该不屑于用这招欺负人才对,毕竟宗师也有强弱之分,他之所以这样做,肯定另有目的。

    杨鼎天来东海市,目的并不简单。

    呼……

    常胜天等四人两个女人已经瘫坐在了地上,两个男人还在苦苦支撑着身体。

    画面正在撞击他们的脑海,犹如分割开的画面,一帧一帧的放映着,撞击的他们头痛欲裂。

    听到了刘大根的提醒,他们知道,这是他们无法理解的战斗。

    对他们有极大的好处,可是,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能吸收多少?

    其中只有东明脸色稍微好一点,闭上了眼睛,努力让自己镇定。

    这种机遇可遇而不可求,能不能变强,就看他的造化。

    那个男人会不会找他秋后算账,就看天意吧,万一,杨鼎天杀了他呢?

    认为自己在幻境中的江辰正在与杨鼎天缠斗。

    轰隆隆!

    杨鼎天的招式大开大合,有吞食天地的气势。

    这种战斗是江辰以前从来没体验过的。

    这触感,好真实,被杨鼎天绝强的攻击波动震到,他能感觉到体内五脏六腑在颤动。

    同时,他观察到了坐在那里的自身,他五脏六腑颤动的时候,脸色为变得苍白了。

    杨鼎天坐在那的肉身也一样,只要受到江辰的剧烈冲击,他身体也会有反应。

    看来,是类似灵魂出窍的体验,真奇妙。

    杨鼎天的脸色逐渐沉重。

    他越打越心惊。

    原本预想的效果没有达到。

    江辰并没有他无聊中的节节败退,反而越打越勇,他根本压制不住对方。

    实力上先不谈,就现在江辰还能保持从容面不改色的状态,就足以让他心惊了。

    对于领域的领悟,他明白这其中蕴含的伟力足以压制任何一个宗师,甚至是比他境界还高的宗师,只要对方没有领悟到领域,那么他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可是,这个江辰,为什么到现在还能从容不迫?

    领域对其无效,他的实力也压不住江辰。

    两人每一次撞击都伴随着毁天灭地的余波,要是在现实中,恐怕一百栋房子也不够毁。

    “裂空”

    杨鼎天身体突然爆出冲天光束,这片领域的天空云层被撕开一个口子,天地变换。

    “来吧”

    此刻的江辰兴奋不已,跟上次海上那一战是不一样的心情。

    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这副身躯的极限到底在哪。

    “啊……”

    江辰爆喝一声,身边的虚空崩塌,看不见的气体瞬间湮灭身边所有的一切。

    常胜天四个人画面的冲击越来越强,让他们痛苦不堪,满头的汗滴滴落在地板上。

    他们一定要忍住,因为,一旦失去意识,是非常危险的,有可能会变成白痴。

    这是机遇,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近距离感受宗师级强者的战斗。

    机遇的同时也伴随着危险,因为这不是他们能观摩的战斗。

    领域的伟力,只有宗师阶层的人可观摩,他们连感受都得劲。

    也足以说明,宗师境界的强大,超脱人类的极限。

    刘大根并没有去看痛苦的四人,无论是古武者还是练气士,修炼一途都充满了汗水与危险。

    他们若撑过去,对他们的将来有极大的好处,撑不过去,死了,也是正常的。

    刘大根跟他们不一样,他能清楚的看到江辰跟杨鼎天的战斗,每个画面冲击进他的脑海,没有一丝遗漏,捕捉的清清楚楚。

    “两个怪物”

    刘大根感慨了一声。

    原本一个杨鼎天已经够惊为天人了,四十来岁就成就宗师之位,成为华夏第一人,血气滔天。

    想想,他四十多岁的时候,还在内劲巅峰苦苦寻求突破,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他的天赋还是天才级别的了,多少宗师四十多岁可能还在内劲后期徘徊,等待机遇,年迈之后成就宗师之位,也蹦哒不了几年,为寻求更多寿命,只能闭关寻找更高的境界。

    现在还来个江辰,不到三十岁的宗师。

    这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四十多岁的宗师是超级妖孽级别的天才,那江辰是什么?

    只能用怪物两个字来形容他,除此之外,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

    数十招过后!

    领域里的两人气势爆发式攀升。

    “可接的下我这一招?”

    杨鼎天站在那里犹如天神下凡,浑身散发着睥睨天下盛芒,刺的人无法睁开眼睛,声音伴随着他的盛芒犹如钟响,每个字都弄撞击人的心脏。

    这可不止江辰能听到,身处领域范围内,在房子里的人都能听到,常胜天四个人嘴里溢出了鲜红的血。

    刘大根的心脏也受到了冲击,可是并无大碍,他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他也很想知道,杨鼎天认真起来,江辰能不能扛得住。

    看着犹如战神的杨鼎天,江辰嘴角泛起笑容,眼里炽芒大盛。

    “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