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裤网 > > 以血换嫁 > 第339章 恻隐之心

第339章 恻隐之心

    陆卿年看完之后,脸上的表情一下子不知道变得多难看。

    果然,夏忆安怀的孩子,并不是他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场意外,夏忆安很有可能会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他,又或者,因为某些原因流产,让自己愧疚一辈子。

    夏忆安,现在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当初那个连多要一颗糖果都会脸红的小姑娘,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周亦白知道这会陆卿年的心情不好受,走过去坐下,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现在能够看清她的真面目也算是一件好事,还不算晚,听爸的话,趁着还没有造成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断了吧?以后你会遇到更适合你的女孩子。"

    陆卿年坐在病床上,格外的安静。神色已经变的平静,平静得周亦白这个做父亲的都看不出来他这会心里在想什么。

    他不清楚此刻的陆卿年对夏忆安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就跟他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讨厌顾子悦。

    明明他跟顾子悦,两个人都那么好,那么优秀。

    很快,顾子悦送来了早餐,先递了一份给周亦白,又递了一份给陆卿年。

    陆卿年没有伸手去接,顾子悦只能放在桌上,勉强地笑了笑,"周叔叔,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哪里,自然是监狱。

    实验室被烧,这件事瞒不住的,虽然可以将顾子悦一直在实验室参与华远集团的事情糊弄过去,可是顾子悦现在也只能继续回到监狱去。

    周亦白看了陆卿年一眼,见他没有什么表示,只得点点头,"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有人接我的。"顾子悦道。

    接她的人,自然是监狱的人,毕竟她是囚犯,就算是住在医院,也不可能就这样放任她这样胡乱地走来走去。

    得知陆卿年醒来,夏忆安也快速赶了过来,一进门,夏忆安就扑到了陆卿年的怀里,抱着他险些哭成了泪人。

    此刻,医院里。顾家人,周家人都在,看着小两口这么亲密,他们都下意识地选择回避。

    只有顾子雯,一双眼睛恨不得将夏忆安洞穿。

    "夏忆安,你能不能小心点,卿年哥哥的伤还没好,你这样靠着他,是想要让他伤上加伤吗?"顾子雯呵斥道,对于夏忆安的讨厌太过于明显。

    夏忆安闻言,慢慢地从陆卿年身上直起来,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道,"对不起卿年,我就是太高兴了,我昨晚一晚上没睡,担心了一夜,生怕你有什么意外,幸好你平安无事。"

    陆卿年闻言,看了眼夏忆安精致的妆容,精细的打扮。哪怕是流泪,也都是梨花带雨,小心翼翼地擦拭,生怕弄花了妆。

    陆卿年心中冷笑,表面却不动声色。

    "你们都出去吧,我有话跟果果说。"陆卿年突然开口道。

    对此,周亦白是心中有数,其他人只当是小两口关系好要腻歪。

    顾子雯转了转眼睛,将自己的手机打开录音,放到了柜子里面,这才慢吞吞地走了出去。

    门外,顾北跟江年寒暄了一会便打算离开。

    江年跟周亦白送她们夫妻二人。

    顾子雯走了一会,突然道,"啊呀,我的手机忘记拿出来了,我去拿手机,爸妈你们先走,不用管我。"

    说着就跑了回去。

    顾北无奈地摇头,"真是冒失。"

    林筱雪道,"算了,我们先回去吧。"

    江年道,"没关系,雯雯待会跟我们一起也行,我送她回去好了。"

    "那麻烦你了,阿年。"林筱雪笑着道。

    "说什么客气话,雯雯就跟我亲女儿一样,送自己女儿回家有什么好谢的。"江年嗔怪道。

    另一边,顾子雯回到病房之后一直偷偷地站在门口,她能够看见二人在说话,却看不出是在说什么。

    病房里,陆卿年在所有人出去之后直接开门见山地道,"果果,我们分手吧。"

    夏忆安闻言颤抖了一瞬,笑容僵在脸上,有些不敢置信地道,"卿年,你在说什么啊?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咱们不是都说好了不管再怎么生气或者是开玩笑都不会拿分手来说吗?"

    陆卿年淡淡地开口道,"果果,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无论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容忍你?"

    夏忆安看着陆卿年,满脸的无辜,精致漂亮的眼睛里,迅速积攒出泪水,看上去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那我就来提醒你一下,肖辰远是谁?你们两个在一起多久了?"

    原先看着夏忆安哭,陆卿年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天塌了一样,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给她。

    可是现在看见她哭,他只觉得厌烦,只觉得她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矫揉造作。

    除了厌烦,便是冷漠,不会有丝毫的怜惜。

    肖辰远,肖家小儿子,虽然没有继承权,但是特别得父母喜爱,进入娱乐圈之后得到家中不少扶持,是近几年资源跟实力都还算不错的当红小生。

    "肖……肖辰远是谁啊?"夏忆安先是迟疑了一瞬,随即恍然大悟道,"哦哦,我想起来了,是一个跟我合作过的男明星,之前那部剧有过合作,但是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联系过啊,卿年,你是不是吃醋了啊?我都有你了,怎么可能还跟别人有什么关系啊。"

    夏忆安一副我知道你吃醋但是这是因为你在乎我所以我一点都不生气的理解表情。

    看着这样的夏忆安,陆卿年觉得自己选择跟她慢慢的谈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夏忆安,你是觉得我是傻子吗?你跟肖辰远之前开过几次房,吃过几次饭,包括你们之间的联系方式,需要我一一给你说出来吗?都这样了,你还敢说你是无辜的?难不成你想跟我说,你们两个躺在一张床上是纯聊天?"听到这话,陆卿年忽然讥诮道。

    "卿年,你听我说,我跟肖辰远真的什么都没有,我们确实是开房,但是我们都是在聊剧本,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夏忆安的眼泪不停地流,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陆卿年只觉得无比讽刺,现在的夏忆安只让他觉得无比虚伪。

    "夏忆安,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说着,陆卿年将放在柜子里面的一叠文件直接扔到了夏忆安面前。

    "你可不要告诉我,你跟肖辰远是纯聊天,这个孩子是你们用嘴聊天聊上的。"陆卿年讥诮地道。

    夏忆安疑惑不解,伸手捡起地上的文件,在看清上面是什么之后,整个人怔住。

    虽然,她早就知道陆卿年可能对她已经变心了。她却没有想到,陆卿年已经拿着她流产的那团肉去做了鉴定。

    夏忆安冷静了一番之后,突然冷笑道,"陆卿年,说到这里,你还是没有信任过我,否则,你又怎么可能会去做这样的鉴定!你的心里早就有别人了是不是?你早就想好找我的错处好跟我提分手了是不是?我知道我的身份配不起你高高在上的陆总身份,所以你就要用这些东西来羞辱我,逼我分手?"

    听到这话。饶是见过不少世面,碰到过无数刁难客户的陆卿年也被夏忆安的说辞给恶心到了。

    什么叫反咬一口,什么叫倒打一耙,这就是。

    陆卿年不想跟她再多说什么,直接道,"随便你怎么想,我只相信事实。"

    "陆卿年,是为了顾子悦是不是?"夏忆安痛心地质问道,"是不是只要孩子不是你的,你觉得顾子悦就不用付法律责任?只要不是你的孩子。我夏忆安被顾子悦撞掉孩子流产就是活该?就该被千人痛骂,甚至还要被你羞辱?"

    "呵"陆卿年冷笑,"随你怎么说。"

    话语中满是自嘲的意味。

    夏忆安见陆卿年这样,反倒是慌了,突然冲到陆卿年面前,抱着陆卿年的胳膊,"卿年,你相信我,我爱的人只有你,我从头到尾都只爱你一个人,也只想嫁给你,孩子这个事情是意外,现在这个意外已经没有了,我们还是可以跟从前一样啊,医生说我恢复的很好,你喜欢孩子,我可以给你生很多很多孩子,不要分手好不好?"

    "爱我?你跟别人上床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到你爱我?"

    "我"

    "如果你真的悔改,你会在昨晚的时候给我下药?"陆卿年盯着夏忆安沉声道。

    "卿年,不是的,你听我解释,昨晚是个意外,我只是太想跟你回到从前,我们以前一直很好的,我只是想要跟你找回从前的感觉。"

    夏忆安知道,陆卿年不是傻子,昨晚的事情,他随便一猜就知道的自己,如果她否认。反倒会让他更加厌恶。

    "分手,如果你同意分手,我可以同意你提的任何条件,当然,是在我能接受的范围,你要资源,要钱,要房产我都答应。"陆卿年道。

    "陆卿年,你真的这么绝情?"夏忆安睁大了双眼,惊恐地道。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如果你不想把这件事闹得世人皆知的话。"

    夏忆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流眼泪。

    她怎么都没想到陆卿年会去做检查,她甚至都已经想到如果陆卿年知道肖辰远的事情之后的反应,也已经想好了说辞,可现在,所有的借口都用不上了,那份报告,已经足以证明一切。

    她跟肖辰远清不清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并不是陆卿年的。

    可是这个能怪她吗?

    她跟陆卿年在一起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做措施,可是她一直都怀不上孩子。

    她去医院检查过,她很健康,那问题只能是出在陆卿年的身上。

    陆卿年也迟迟没有跟她提结婚的事情,她跟肖辰远在一起,也不过是出于利用,她也只是想要跟陆卿年结婚而已啊。

    可是这些,都是不能跟陆卿年说的。

    陆卿年看着夏忆安站在那哭,只觉得烦躁。冷冷地道,"夏忆安,我明确地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再跟你在一起,更不会娶你,如果你还打算继续纠缠的话,什么都得不到!"

    "卿年,难道你忘记了我们这么多年那些开心的日子,我们"

    "别跟我提从前,我觉得恶心!你再不走。我马上媒体报道出你所有的事情,我看你以后还怎么有脸混娱乐圈!"陆卿年狠厉地道。

    夏忆安浑身一震,看着陆卿年的表情,知道他绝对说得出做的到,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先离开。

    她一定要想办法,她不会同意跟陆卿年分手的,绝对不,陆太太的位置只能是她的。

    门外,顾子雯看见夏忆安哭着出来,赶紧跑到一旁躲了起来。

    看见夏忆安离开,顾子雯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事情,但是她心里特别高兴。

    又过了一会,顾子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敲开了陆卿年的房门。

    "卿年哥哥,不好意思,我的手机忘记拿了,我来拿一下手机。"顾子雯甜美地笑着道。

    陆卿年这会心情不好,看见顾子雯那张脸就想到顾子悦,只觉得烦躁。理都没理她,直接躺下,翻过身背对着她。

    如果是之前,顾子雯肯定要想办法跟陆卿年多说说话,拉近关系,可是现在她特别想知道二人到底谈了什么,能让夏忆安伤心成这样。

    拿着手机出去,顾子雯看着还在录音中的手机,笑的格外得意。

    夏忆安从医院离开之后回到公寓,将里面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稀烂。心情还是没有好转。

    有电话进来的时候她连接听的心情都没有,直接仍由她响着。

    然而对方实在是太过于执着,一直接连不断地打。

    夏忆安烦躁地接起电话,看都不看直接吼道,"干什么?"

    "宝贝儿,是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你跟我说,我帮你收拾他。"肖辰远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格外欠扁。

    夏忆安听到是他,整个人更是火冒三丈。

    "你还敢给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你害得我好惨!"夏忆安怒声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宝贝儿,要不是你临时把药换了,陆卿年这会应该乖乖地在你床上,怎么可能会跑去英雄救美的。"肖辰远只当是夏忆安因为陆卿年受伤而受气。

    "陆卿年已经知道我们两个的事情了,他还拿了我流产的胚胎去做亲子鉴定,现在他什么都知道了,他要跟我分手!"夏忆安咆哮道。

    "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宝贝儿,问题不大,倒是你需要想想,你到底哪里露了马脚,陆卿年怎么会去做检测的,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肖辰远提醒道。

    夏忆安抿唇,"是因为顾子悦,那个撞了我的人,如果不是她,孩子不会流产,陆卿年也不会去做什么检测。"

    "所以,你的男朋友,喜欢上了撞你的女人?这还真是个狗血剧。"

    "你是来说风凉话的吧?"夏忆安恨声道。

    "怎么会,我当然是来帮你的,你还想做陆太太吗?"肖辰远道。

    "都这样了我还能做陆太太,除非陆卿年失忆了。"夏忆安冷嘲道。

    "行啊,那就让陆卿年失忆好了。"肖辰远笑着道。

    "别跟我开玩笑,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说笑。"夏忆安冷声道。

    "你听我的,准没错,不过,我们需要一个契机。"肖辰远的声音中带着一股诱惑,诱惑得夏忆安明知他不怀好意,却不得不选择相信。

    夏忆安瞳孔紧缩。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抹希望。

    如果,陆卿年不知道这件事,那么,他会不会就回心转意?

    "那这件事需要尽快,如果晚了,知道的人就多了。"

    "按照我的办法,只要你顺利完成,陆卿年的记忆便会随你掌控。"

    夏忆安听完之后,深吸了口气,点点头。"我明白了。"

    她很快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化好妆便出了门。

    肖辰远交给她的办法很简单,他手上有一种药水,只要配合催眠技法使用,便能够将对方的记忆催眠,并不是失去,只是忘记了有关于那部分的记忆。

    夏忆安先去了肖辰远所说的地方拿到了药水,随后便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陆卿年一个人躺在病房内。手上正拿着文件正在看。

    瞧见夏忆安进来的时候,陆卿年表情一怔,随即冷漠道,"你又来做什么?"

    夏忆安神情落寞地道,"卿年,我知道你现在怪我,我也不指望你能够原谅我,可咱们毕竟那么多年了,就算是分手也算是和平分手吧,我给你带了一份鸡汤,你喝完之后我就走,好吗?"

    夏忆安满是期盼地看着陆卿年。

    陆卿年神情不屑,"这鸡汤该不会又放了什么东西吧,夏忆安,同样的手段你想玩几次?"

    夏忆安无奈地苦笑,将鸡汤倒进碗里,自己先喝了两口,"这下你相信了吧?我没有必要连自己都赌上,不是吗?"

    "卿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难道你就要因为我错过一次,就要否定我的全部吗?"

    陆卿年蹙眉,"你想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我们分手以后还算是朋友,我害怕你用这样冰冷的眼神看我。"夏忆安苦笑道。

    陆卿年抿唇,心里到底有了恻隐之心。

    夏忆安毕竟是他真心爱过的女人,只要她以后能够好好的,他也不会对她赶尽杀绝。

    陆卿年思索了一番,接过了鸡汤,将一碗汤喝完。

    放下碗,陆卿年道,"你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