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裤网 > > 施落卫琮曦 > 第971章 他没病
    施落不得不佩服这位端木夫人的手段和心机了,能把前夫人的两个孩子压制的毫无出头之路,自己的女儿又是皇后,她可以说是很有本事了。

    端木涯却是个意外,看着就跟养废了似的。

    施落看着端木府的大门,对欣儿道:“说实话,我对这个端木夫人很感兴趣。”

    欣儿道:“端木夫人的心机不输男子,端木将军对她很是敬重。

    门房的人通报了,端木夫人很快出来迎接。

    就算是年纪大了,端木夫人的风采依旧,施落觉得这就是气质。

    端木夫人并不是很明艳的长相,可就是很有气质,举手投足很有章法,见到施落他们,既不谄媚也不疏离,说话做事都让人觉得恰到好处。

    很意外的,施落对她的印象不错。

    不只是施落,就连欣儿也这么觉得。

    两个人同时在想,端木夫人这么精明睿智的人,怎么会生出皇后和端木涯这么蠢的两个人?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欣儿说:“夫人,我们想见见端木小公子,听说他病了。”

    有些话不用说的那么明白,端木夫人这么聪明的人,自然是一点就通了。

    “我带你们过去,这孩子从小被我们惯坏了。”端木夫人并没有排斥,她依旧一脸平和的领着欣儿和施落到了端木涯的院子。

    刚到门口,就听到瓷碗摔碎的声音。

    “我不喝,谁知道这是不是毒药?”

    “你们都给滚出去。”

    “……”

    施落看了端木夫人一眼,她像是什么都没听到,神态自若的进了院子。

    院子里的丫鬟小厮们看到她都低着头,行了礼恭顺的站在一边。

    端木涯还在里面大喊大叫,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有人要害他。

    端木夫人镇定自若,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施落不知道端木涯是不是真的傻,才这么大喊大叫的,而端木夫人也的确是个狠角色,她不动声色,看着端木涯就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把东西收拾了,你们下去吧。”端木夫人开口。

    端木涯的声音戛然而止。

    等到看到了施落,端木涯显得有些激动道:“大越公主你来了,你看看我是不是生病了。”

    施落“……”

    她觉得不可能是端木夫人害人,不然端木涯这么蠢,估计早就死了。

    “涯儿不得无礼、”

    端木夫人一开口,端木涯就像是个鹌鹑一般不吭声了。

    端木夫人对他的态度一点都不在意,她跟施落他们交代了几句,就出去了,完全把空间留给了端木涯,似乎并不怕他告状。

    施落也觉得挺可笑的,儿子不相信母亲,像敌国公主告状?

    她有点不理解端木涯的脑回路。

    “我知道你是大越的公主殿下,你的医术很好,你给我看看我是不是中毒了?”端木涯说。

    施落看着他那张脸,很是无语,不过还是和欣儿交换了一个眼色道:“长平公主给你看吧,这方面她最厉害。”

    端木涯看了欣儿一眼,一脸的怀疑,欣儿笑了一下、:“端木公子放心,我是专业的。”

    端木涯“……”

    他更担心了!

    欣儿检查了端木涯身体,然后摇头道:“他好的很,就是肾虚,没事还是不要熬夜了。”

    施落差点没乐了。

    端木涯急了:“我真的没事吗?可我为什么觉得浑身无力?”

    施落道:“不是说了吗,你肾虚啊。”

    端木涯急了:“你们是不是也以为我在胡闹?”

    “不是吗?”

    端木涯道:“当然不是了,我真的身体不舒服,而且一天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力气,我的小厮常明可以证明。”

    “还有什么症状?”

    “有时候会头晕,有时候心口会疼。”

    施落和欣儿对视一眼,施落道:“再给他看看吧。”

    欣儿点头,这次她认真给端木涯把脉,时间很长,端木涯又开始犯困了,就连施落都看出来了,这人的状态明显的不太对。

    欣儿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中毒了,不过……”

    “不过什么?”端木涯问。

    欣儿的话是对施落说的。

    “他的脉搏有一瞬间没有了,十分奇怪,刚刚我把脉的过程中,他的脉搏就停止了好几次。”

    “脉搏停跳,会不会心律失常?”

    施落问。

    欣儿点头。

    施落看了端木涯一眼,故意道:“我们怀疑你有心脏病。”

    端木涯的脸一下子就白了。

    心脏有问题他还能活吗?

    施落又问了他一些事情,他都认认真真的回答了,施落和欣儿没有系统的学习过现代的医术,现在又不能做心电图什么的,施落吃不准。

    欣儿又把了脉,结合他的症状,欣儿给的意见是:“不熬夜,不喝酒,合理安排饮食,多运动。”

    施落还加了一条:“多喝热水。”

    端木涯:“就这样?”

    “就这样。”施落道。

    施落和欣儿觉得他没有什么毛病,不过看端木涯这个模样,一定是和端木夫人有了什么龌蹉,他自我怀疑,心理作用。

    不过这就不是施落和欣儿能管的了。

    两人人出门,遇到了端木夫人,端木夫人压根就没问端木涯的事情,对于端木涯的行为,就当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从端木府出来,施落和欣儿共坐一辆马车。

    欣儿说:“大姐姐怎么看?”

    施落道:“端木涯没病,端木夫人又表现的太好。”

    欣儿点点头,的确是如此的。

    施落又说:“可是这也正好说明了问题,谁会无缘无故的对自己母亲如此怀疑,而且还要闹的人尽皆知的地步?”

    欣儿道:“大姐姐的意思是……”

    施落道:“回去让你狗子哥好好的查查端木夫人和端木涯吧。”

    欣儿回宫就跟慕容迪说了,慕容迪问:“端木涯真的没事?”

    欣儿道:“我和大姐姐问过他身边的人了,他年纪不大,但是很喜欢喝酒,也喜欢玩,经常熬夜,前段时间又病了一场,身子虚而已,他没有中毒,也没病。”

    慕容迪道:“施落让我查端木夫人和端木涯的关系?”

    “大姐姐就是这么个意思,我觉得还是先从端木涯开始查,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慕容迪点头。

    欣儿道:“你想派谁去查?”

    “端木府的事情,自然是要端木府的人去查了。”

    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