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裤网 > > 第一凰妃 > 第568章 有迹可循

第568章 有迹可循

    慕九歌一阵头皮发疼。

    封闯这是怪她玷污了师父的名声啊,在他看来,断袖之癖大概是不能宽恕的奇耻大辱。

    而这种羞辱,是她带给了云长渊。

    他要杀她,还真是有理有据,符合他一贯的性子。

    他既然动手了,想必这屋子里也设了结界,慕九歌现在就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她。

    “你以为你杀了我,就算是保全天师大人的名声,就是保护他了么?”

    面对着封闯强制袭来的威压,慕九歌临危不乱,强作镇定。

    “封闯,你可知你当真杀了我,才是真的在伤害天师大人。”

    封闯冷嗤,“你要说,杀了你会让他伤心么?即使伤心,也不过是一段时日罢了,与师父长久的清誉相比,不值一提。”

    慕九歌:“……”他还真是通透的很。

    也把师父清誉看的比天还重。

    不过,慕九歌也没有资格吐槽封闯,她也将师父的清誉看的极重的,不容许旁人损害师父名誉。

    但她大概也是最没有资格说这件事的,貌似一直以来,都是她在损害师父的清白名声。

    此次更是让人人都说师父有龙阳之癖。

    现在还给坐实了。

    慕九歌头疼,“封闯,你不是一直在怀疑我么?”

    说着,慕九歌就开始tuo衣服。

    封闯脚步一下停下,狠狠拧眉,“你做什么?”

    “证明你的猜想。”她一件一件的脱,转眼就只剩下了里衣里裤,“你没猜错,我是女子。”

    看着九公子瘦瘦小小的身子,封闯眉头拧的更紧。

    女子?

    身前一马平川的女子?

    当他是瞎的么。

    慕九歌随着他的视线看去,看着自己的一马平川,也无奈极了,这小身子还没开始发育。

    郁闷,这说服力似乎不够。

    封闯的耐心似乎也要没了,慕九歌连忙走到一旁,将架子上的一盆水浇在自己身上,从头顶淋到了脚下。

    衣服被打湿,服服帖帖的贴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身体弧度全都展露无疑。

    慕九歌脸颊发红,羞耻的说,“你是男子,应该知道男子的象征吧?”

    封闯随之往下看去,还是见到了一马平川。

    可是这个一马平川,却让他脑子嗡的炸响,接着,慌张的转过身,再不敢多看一眼。

    九公子当真是女子!

    慕九歌连忙从纳袋里拿出一套新衣穿上,用灵力烘干了内里的衣服。

    她说,“我是女子,也只有我活着,向所有人展露我的身份,才可以让天下人都知道,天师大人并非龙阳之癖。”

    “若是你杀了我,天师大人的名声,永远都会有一个污点存在。”

    封闯僵僵的站着,整个人跟石化了似的。

    他方才是不是用眼睛轻薄了未来的师娘?

    这个认知让封闯几乎崩溃,身形一闪,转瞬就消失了。

    充斥在房间里的冰寒威压,也随之消散。

    慕九歌终于是松了口气。

    死里逃生。

    好险,好险。

    不过封闯所说之事确实是当下最紧要的。

    天师大人已然同她道明了心意,便不会再管这天下的悠悠众口,这龙阳之癖的传言,只会越传越广。

    她不能因为她,而败坏师父的名声。

    甚至,她也不想让师父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男子,他其实是思想古板的人,想必自己心里这一关,就过得十分艰难了。

    而且,九公子的身份,终究只能是暂时的。

    慕九歌在房间里坐了许久许久,终究是,下了一个决定。

    她把圆融丹放在师父的房间里,然后用小瞬移术从房间后面瞬移而出,没有告诉云长渊,躲开了所有人,悄悄地下了天师门。

    与师父心心相印的生活是她的梦之所求,可如今所得,却非全部所求。

    若是继续呆在天师大人身边,反而会让两人都越陷越深。

    当他越发的坚定自己爱的就是九公子之后,便会更不容易接受慕九歌的身份。

    可这件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不想在真相暴露的那一天让师父受到伤害打击,她必须得让师父对慕九歌改观,至少,不能再这般讨厌嫌弃慕九歌了。

    天选大赛将近,是她必须要把握住的机会。

    而且,她还必须先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澄清城中所有关于龙阳之癖的传言。

    慕九歌回了帝京,又变回了慕九歌。

    九公子再次人间蒸发的消失了。

    云长渊发现她不在,四处也找不到人,传音玉简连续了许久,才联系上她。

    他语气低沉又凝重,“你为何走了?”

    “天师大人,我想给你个惊喜。”

    云长渊疑惑,“什么惊喜?”

    慕九歌说,“过几日,你去看天选竞赛的开幕大典就知道了。”

    “我会去。”云长渊语气有些低,“你无需偷跑,可和我说完再走的。”

    “我脚上有伤,给你说了,你会同意我走吗?”

    云长渊一下就沉默了。

    还真不会。

    慕九歌笑了笑,“天师大人,你为何喜欢我?”

    云长渊继续沉默。

    她说的话大概都太刁钻了,让师父答不上来了。

    但被偏爱就有恃无恐,慕九歌又追着问,“天师大人,我想知道嘛,你快说说。”

    云长渊语气很是无奈,“许是喜欢你在我耳边碎碎念,我却不感到烦。”

    慕九歌忽然恍悟。

    前世的时候,她因为被师父捡了回去,又被他宠着,就有恃无恐的整日里胡闹,也时常爱缠着师父叽叽喳喳。

    但似乎,他从未真的烦过她。

    今生的九公子亦是如此,与师父初时的相识便是不错,在以九公子与他相识后,她便多了几分自在和底气,时不时的爱在他的身边叽叽喳喳,有时就用传音玉简也会叨叨很久。

    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前世之态。

    但是,慕九歌的身份就不同了,因为第一次见面的误会,导致云长渊对她的偏见和不喜,让慕九歌在之后与云长渊的相处中,都处于劣势,并且下意识的小心敬慎。

    也没有她胡闹撒娇的机会。

    师父又心之所系九公子,就更自然而然的不会理睬慕九歌,在他眼中,直接就把她给无视忽略了。

    所以,前世今生都是有迹可循的,师父的偏爱,从未改过。

    所以,前世的时候,师父也是喜欢着她的?